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同酒吧-女同酒吧
一九九八那一年,我总算把苦闷的高中生活丢到公路后头,顺利变身成一个台北大学生,上台北之前,我跟母亲哭着发誓,不会再跟女孩谈恋爱,我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做一个正常的人。不过,在那之前,我早就已经偷偷调查好大台北地区众女同性恋酒吧,女同性恋社团,和女同性恋常常出没的地下书店。这是新的人生了,我心想,我要做新的人。而一个全新的人,要从一个吃得开的女同性恋做起。

  怀着初生之犊的行动力,马上我便和p偷偷报名了一个交友派对。p和我一样,又嫩又满心好奇,我们一直翻着地图找到了email里描述的秘密地下室,在人头挤着人头的门口柜台边,很糗地发现全场只有我们两个用了本名报到。别着用pop字体写好的本名名牌走进黑压压的女同志party,简直就像在舞台上掉了纱裙,却不得不穿着丁字裤走完秀的选美佳丽一样骑虎难下,暗暗盛装打扮过的我们讪讪地点了气泡酒,脸上挂好礼貌的微笑,乖兮兮站在舞池边,听音乐一首一首放,看着「阿丁」、「小风」、还是「蝶蝶」、「非非」在眼前鱼贯走过,然后假装专心地聊天。

  「我想去找那个鼓手。」p终于下定决心似地说,我来不及应她什么,就只能目送她小小的背影消失在挥动的许多只手中间。好吧,我的保护伞飘走了,我要张开我的脸,坚强地面对一直交错游移的其它人的脸︰她有刺青;她不开心;她的背驼着跟女孩说话,耳朵总是比她的话先到达对方的嘴巴;她的裙子走起路来会牵连沿路的大腿们,大家都被她逗得热情又放肆;她好像迷路的小狗,不住四处张望;她应该很幸福;她在唱着伍佰的歌……「妳一个人吗?」

  天哪这是五○年代的搭讪法吗?我睁大眼睛转过头去,跟一个陌生但清秀的T正好打了个照面。「可以请妳跳支舞吗?」她再度说出一句老派的对白。我看着她,她霸气地拉了我的手,一下子我就掉进了方才我还一张一张数算的脸孔中间,夹进她们的手肘和手肘边缘。女孩的汗都是香的,女孩说的话都是耳边话,她在我前面跳起动感的舞步,我跟着节拍也摇摆摇摆着,嘿这是party吧,我已经来到我向往的台北,大家都是女同性恋。

  她离我半步远,然后借着舞步越靠越近,终于在每个交友派对都会预谋妥当的浪漫情歌的第一个缓拍的时候,顺理成章揽住我的腰。

  「妳有伴吗?」我怀疑调情根本是她的擅长,每一支箭都绝无虚发。她低哑的气音送进我耳朵里,那些脆弱的细毛立时有了反应,我傻傻地应她的话,身体却从所有和她身体的接触点开始发烫,「我的伴在台中,她说,我可以再找别人上床。」她开始慢慢抚摸我的背,一圈、一圈,我薄薄的衣衫穿了又像是没有,明明只是抚摸我的背呀,为什么我好像已经湿了,我明明跟女孩接吻过啊,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个感觉是什么,她这样说做什么呢?说这些想做什么呢?她觉得我会跟她睡吗?我会跟她睡吗?

  「妳喜欢我吗?」她柔软的嘴唇翻滚过我的颈,那是什么器官,翻滚到我的什么器官呢?我的皮肤不是皮肤是受器,我不知道被侵略这么销魂,我不知道我这么渴望被侵略,我试着动我的手,她的背上没有肩带的痕迹,她穿着束胸吗?

  我轻轻隔着背心抚摸她的腰,她把我整个拉向她,更紧,再紧,她干净的香水味道混着发胶味道充塞我的鼻腔,穿过脑门使我的思索非常混乱:背心底下是她的束胸,束胸底下是她的身体,我想触摸那具身体,那具以欲望压倒我的身体,我欲望触碰她,触碰她萍水相逢的激情,那具身体真的和我是一样的吗?真的和我一样拥有月经吗?这些问句海浪一样吞噬我,淹没我,我的手脚五官在巨大的兴奋里无声地喊叫,我不确定她有没有听见,或者只有我自己听见,我们腿缠着腿下身几乎要窒息了,「我们走吧。」她抖着声音说。

  接下来我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移动的了,我们好像离开人群到一个同样昏暗的房间,这不是一间酒吧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房间?薄薄的隔板后面我还听得见舞池里重节奏的迪斯科,但它们渐渐后退渐渐后退,成为房间里的梵音,心跳鼓鼓地敲着木鱼,几乎要敲破我的胸膛,在肉贴着肉的距离里她的呼吸成为另一只手,剥开我的扣子,她的嘴含住我的乳,像幼猫吸吮母猫忘形地张齿张爪,我又疼又爱,忍不住反过来向她攻击,想解开她的庞克皮带,舔她的私处,为她做些什么,但她抢先按住我的手,「妳自慰给我看。」我把手伸进底裤,像在玩碟仙有人指使我一样磨蹭、磨蹭,那刺激的电流导入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开始抖擞地运动,从阴核穿越子宫肠胃心脏众器官抵达喉头,我忍不住要叫出声来,喔怎么能不叫出声音来。她这次好像真的听到我需要她的声音,自己一口气脱了上衣,她没有束胸,只穿了汗衫,和我窄小的身型完全不一样,她平宽的肩膀向我压来,内心从未预料要受这样大的冲击,我感觉整个人的芯都软了,淌成一枚很小很小的洞,淌成一滩很黏很黏的水。

  那使得她把自己放进来的时候简直我无法分辨在身体里有两只三只手指还是一个拳头,那充实感令我疯狂。我的脚板越打越直,我在忍耐,我知道极大的快乐需要极多的忍耐,我于是咬着嘴唇从里面深深放松再用力、再用力,手指不顾激动地摩擦、轮流摩擦。她同时攻击我像是想毁灭我或是恨我,我的被虐癖甜蜜地附和她,不知廉耻地背过身去,让她侵犯,我此刻像发情的母猫一样娇喘呼喊,我的声音使她兴奋,我知道,她整个人握着乳环着我的腰臀,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我抬高我的臀,禁不住越叫越大声,我的词汇多贫穷,干我,干我干我吧!

  就在那最高的一个音,啪,一枚烟火从我里面爆炸,在好高的天空爆炸,然后火光一点一点掉落下来。天底下怎么有这样的事,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放声大叫,紧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出来,她躺在我身上喘气,亲吻我的脸颊,我缓缓张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黑夜一点一点掉落下来。

  我张开眼睛好久了,还是没有看清楚她的脸,我究竟有没有走出这间酒吧呢,还是根本只是别着名牌干坐到舞会结束?我确信她使我第一次感觉对女子的欲念高张,但我真的跟她睡了吗?我是否让她看见我私密的自慰表情?那个小暗房分明是另一个女孩曾经收留我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在派对的角落里呢?那另一个女孩呢?她到了哪里去?我渐渐觉得那奋力领我攀向高潮的可能另有其人,可能是任何我在网络上碰对眼的人,也可能是那个让我非常心碎的人,她们一齐手牵手回来拜访我,谦卑又挑逗地邀我跳第一支舞,然后不计前嫌使我快乐。

  在那之后我在很多酒吧里看到p和她的鼓手,但却再也没有看见那个把我拉进舞池的T。我想念她,像我想念第一个和我亲吻的女生一样。或许有一天她还会来拜访我,那个时候,我会先拉住她的手,或许我会不顾阻止解开她的皮带扣,我会正经地陪她跳舞的,我希望她可以比我更快乐一点。

  【完】

友情链接:超碰91自拍国产自拍_自拍偷窥国产自拍专区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网站地图